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小城故事-

时间:2021-04-05来源:典故故事网

    这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小城,那时候我刚从气象学校毕业,分配到小城气象站工作。
    小城风光秀丽、景色宜人。
    城东有一座城门楼子,雕梁画栋、飞檐走壁,是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名胜古迹;城南有座翠屏山,山上有座娘娘庙,绿树红墙、芳草萋萋,常有人来这里烧香许愿;城西是一片果树林,春暖花开时节,桃红梨白、馨香扑面,真让人消魂荡魄,留迹往返;城北有一条葫芦河,河水清澈透明、波光粼粼,唱着欢乐的歌潺潺流过……
    小城地肥水美、物产丰富。
    街上有许多著名的小吃:什么干面锅盔、五香牛肉、砂锅豆腐、香酥烧鸡……
    说起吃烧鸡,我还闹出个笑话来:汽车站有个卖烧鸡的老头,穿一身蹭满鸡油的黑大褂,据说他原是小城第一任的商业局长,不知道怎么落魄得卖起烧鸡来了。小城的烧鸡数他的最好,油光发亮、香味四溢,咬上一口又香又酥,真能把人给香死!有一次我花了八毛钱买了一只,准备带回去享用,谁知走到半路上突然发现烧鸡怎么少了两条腿?急忙折转回去找“局长大人”算账。刚要开口,就见他油光发亮的笼屉里一字排开的烧鸡全都伸着两条腿。噢,原来鸡都是两条腿而不是四条腿!我这才恍然大悟,逃之夭夭……
    那是一个火热的夏天,热得人们都疯狂起来。小城里忽然蹿出一帮子头戴绿军帽、臂箍红袖章的红卫兵,说是要破“四旧”立“四新”,一把火点着了城门楼子。顿时,火光冲天──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小城顿时也跟着疯狂起来了,疯子满街跑……吉林长春癫痫病医院排名r>     “马德禄来了!”有人大声喊。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嗒嗒嗒的驴蹄响,就见城门洞里飙出一个头戴绿军帽、臂箍红袖章的彪形大汉,骑一头小毛驴奔驰而来……只见他背插一管竹笛,竹笛上绑着战斗队的队旗,左手一杆红缨枪、右手一只“望远镜”(用染黑的玉米棒子做的),向前一望,突然发现“牛鬼蛇神”,一骨碌滑下驴背,扔了“望远镜”,操起红缨枪,杀!杀!!杀!!!地喊着,对准卖烧鸡的“局长大人”的烧鸡摊子一枪扎去,油光发亮的烧鸡滚了满地。“局长大人”叫苦连天,但他箍着“红袖章”,所以把他奈何不得。
    “红手帕来了!”又有人大声喊。就见一个身穿红衣红裤,胸前挂满像章,手里挥舞着一块红手帕的俊俏姑娘扭动着腰肢,翩翩而来……
    “马德禄,吹个笛!”“红手帕,跳个舞!”人们兴奋地吆喝着。就见马德禄抽出笛子摆好架式,吹起了《造反有理》的旋律,而“红手帕”便情不自禁地踏着节拍,扭动着腰肢,挥舞着红手帕跳起了《忠字舞》。
    马德禄和“红手帕”是如何疯的,我不得而知,如果他们算是又跳又闹的“武”疯子的话,那么被烧毁了的城门楼子上还立着一个文质彬彬的“文”疯子──这是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红脸女人,每天像一座“望夫石”一样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地站在城门楼子上,下巴颏急剧地颤动着,嘴里念念有词……有人说她在背诵毛主席语录,也有人说她在念叨远方的丈夫。

    小城里三天两头批“三家村”、揪“牛鬼蛇神”,而且各单位都分配了名额,必须上挂下联揪出自己的“小三家村”和“牛鬼蛇神”来。
    水利局揪出了一对济南治疗癫痫的医院右派夫妻,邮电局揪出了“四清”下台的局长,文化馆揪出了写过民间故事的编辑,剧团里揪出了演过帝王将相的名角……就剩下我们气象站还在“捂盖子”。
    小城文革领导小组组长满脸阶级斗争地说:“我看你们气象站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我们站长吓坏了,吓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天到晚钻在房子里和夫人开秘密会议,吓得我们也一个个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会揪到谁的头上?站长肯定不会揪自己,也不会揪夫人,那就剩下老陈、小芹和我了。老陈是个三百鞭子也打不出个屁响的老好人,小芹是个温文尔雅的姑娘,而我还是个刚出校门还没有转正的实习生。
    第二天一早,站长突然宣布召开揭发批判大会。我们一个个头冒冷汗、腿打摆子……
    站长夫人打响了第一炮,她义正辞严地说:“我揭发马博文!”
    我们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马博文是我们气象站的天气预报员,我没见过他,但听说过他的传奇故事:他从大学毕业分配到我们气象站后不久就和小芹谈上了恋爱,谈着谈着,眼看着就要结婚了,不知怎么又崩了,他受不了如此的精神打击,就用绳子缚住自己的双手,一头扎到我们气象站的水井里……幸亏小城的地下水位高,水井一般都不太深,刚扎下去不久就被站长发现倒提腿地提了上来,上来以后他不知怎么就“神经”了,整天胡言乱语,哭笑无常,站长就把他送进了省城精神病院。
    站长夫人接着批判说:“这个人资产阶级思想严重,刚参加工作不久就谈情说爱,把资产阶级那一套腐朽的作风,带到我们无产阶级的队伍里来了。他的资产阶级思想遭到可耻的失败后,竟然以投井自杀的方式与革命群众对抗!我们一定要对他深挖狠批,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贵州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不得翻身!”
    站长紧接着揭发说,马博文被我救起后,不但不痛改前非,而且还装疯卖傻,散布反动言论。说什么“太阳照遍了全世界,唯独照不到我。”这是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恶毒的攻击,是对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恶意的诽谤!……
    俗话说,兔子急了也咬人。老陈这个三百鞭子也打不出个屁响的老好人,为了明哲保身,竟也挖空心思地罗列了马博文犯病后说过的几句疯话,无限上纲地进行批判。
    最有力度的揭发批判恐怕要数小芹了。这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姑娘虽然和马博文谈过恋爱,但好像没有一点儿感情。她首先立场坚定地和马博文划清了界线,接着揭发批判说,马博文曾经企图强奸她……小芹的揭发不知是真是假,站长却如获至宝,高度重视。他让小芹立即写一份详细的揭发材料。
    别人都一一揭发批判了,唯有我没有发言。站长让我也揭发批判,可是我连他的面都没见过,只听大家叫他“马神经”。站长冷冷地盯着我说:“如果你想和马博文站在一起,你也表个态嘛!”
    我不寒而栗,赶紧表示要和广大的革命群众站在一起……

    祸从天降,“马神经”一夜之间由“马”变“牛”成了“牛鬼蛇神”。站长专程去了一趟省城精神病院,把“马神经”连哄带骗地弄了回来。“马神经”还不到三十岁,脸上就布满了刀镂斧刻般的皱纹,一副茶杯底一样厚的镜片后面,藏着一双呆滞而又警惕的眼睛。他老是觉得有人在暗算他,老是觉得有人在背后打他的黑枪,老是用双手前后左右不停地遮挡着……
    “马神经”的宿舍就在我的隔壁,里河池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里外外已经贴满了砸烂马博文狗头之类的大字报和标语,站长夫人还在他的脊背上也贴了一张。已经深更半夜了,我听见“马神经”还在喋喋不休地念着大字报:“砸烂马博文的狗头!” “马博文诬蔑伟大领袖毛言席,罪该万死!” “马博文不投降,就叫他灭亡!”……他一边嘿嘿地笑着,一边认真地念着,整整念了一个通宵。每当他念到我给他写的大字报时,我的脸上就一阵阵地发烧……
    第二天一早,站长就要送“马神经”去县城开批斗会,“马神经”还以为送他回精神病院,死活不去。站长厉声地说:“不去就给你打“电休克!”“马神经”最怕得就是精神病院的“电休克”,一听说打“电休克”,就吓得屁滚尿流,躺在地上耍“死狗”。站长没办法,打了个电话,上面派下几个基干民兵,挽着绳子背着枪,一来就把绳子往他头上套,把枪托往他屁股上墩。他哭喊着拼命挣扎,脑袋流血了、眼镜打碎了、衣服撕破了、裤子扯烂了……小芹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吓得惊叫一声……
    几个基干民兵三下五除二就把“马神经”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扔在板车上拉走了。
    “我不去精神病院!我没有精神病!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板车走出好远了,还传来“马神经”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离开小城已经三十多年了,不知道现在的小城变成了什么样子?马德禄和“红手帕”是不是还在吹笛跳舞?“望夫石”是不是还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地立在烧毁的城门楼上?而我最牵挂的还是那个只见过一面的“政治”疯子马博文,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在这个命运多舛的世界上?
    我多么想再去看一看那座小城啊!

上一篇:2015北京高考满分作文范文学术争鸣www.hlmsw.cn,何雨桐

下一篇:惊魂一刻www.hlmsw.cn,丽江古德坊客栈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