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盗书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典故故事网

平庸和书籍结下的这种颇深的情缘,是在他的时期。读书囫囵吞枣,不求甚解的懒毛病,也是在他少年时期所养成的坏习惯。

平庸的爷爷和奶奶都是个大字不识的文盲,平日里除了老师在课堂上传授给他一些知识之外,就没有谁来督促过他学习,更没有人来教过他如何学习,怎样做人了。

平庸从记事的时候起,除了他奶奶像养活只小狗似的为他的吃喝拉撒睡牵肠挂肚的操心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人来关心过他的起居,更没有什么人来询问过他的身体发育的怎么样了,他的这个小脑袋瓜子里一天到晚都在琢磨些什么事情,一年四季,一天到晚都在干些什么,他从小到大就是个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随意性强,想起什么就是什么的野。

平庸自从把王野给打了一顿之后,文文心里可解恨了,她一看见平庸,她的那张小瓜子脸笑得可甜了。那天下午放了学,平庸刚要伸手推门进院子,文文站在他身后小声小气地喊住了他,慢腾腾地走到他身前,细声慢语,神秘兮兮地跟他说:“平庸,我现在跟你说一件很秘密的事情,这件事情你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说,就连小五和哑巴你也不能让他们俩知道,你现在跟我向毛主席保证,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平庸看着文文那一脸正经又神秘的表情,听着文文这种的严肃话语,心里寻思着,你个臭丫头片子能有什么了不起的秘密事情跟我说,嘴上便不以为然地说了句:“你能有什么秘密事情,还得向毛主席保证。”

文文把小嘴一撅,用鼻子轻轻地哼了一声,说:“你不向毛主席保证就拉倒。你不是喜欢看小人书吗,我家里有的是,你要是想看的话,向毛主席保证不跟别人说,保证完,就让你跟我上我家里去看看,到时候吓死你。”( 网:www.sanwen.net )

平庸一听文文说她家里有的是小人书,顿时高兴的不得了,连忙举起右手说:“我向毛主席保证,这件事情绝对不跟别人说。”

文文看着平庸说:“这还差不多。走吧,现在就跟我上我家去看小人书吧。”

平庸连家也不回了,背着书包转身就乖乖地跟在文文的屁股后头上文文家里去看小人书去了。

平庸知道文文的爸是个喜欢读书看报的知识分子,平庸他们这些小孩子背地里都管他叫臭老九,杨老臭。这个杨老臭的身材不胖不瘦,长着一付甜瓜脸,有事没事的都是满脸的笑容,对谁都挺和蔼的。

杨老臭有二个女儿,大女儿叫杨琳琳,比平庸年长十来岁,那个时候就已经参加了。杨琳琳和杨老臭长得差不多,甜瓜脸,小眼睛,一天到晚眯缝着眼睛笑,挺热呼人的。

平庸刚开始到文文她们家里去看小人书的时候,她每次见到平庸都好轻轻地拍拍平庸的小肩膀头,用那么一付老气横秋的口吻对平庸说:“小平庸真是挺聪明的,都会看小人书了。好,不错。好好看吧,别把书给弄脏弄坏了。现在好好读书,将来长大了,就当个施耐庵那样的大作家。”

平庸刚一开始一听杨琳琳用那种大人教训小孩子的口气跟他说话,心里就别扭得慌,挺不是滋味的。后来一长了,杨琳琳那种千篇一律的语气和,平庸也就习以为常了。况且有的时候,杨琳琳还会笑眯眯地塞给平庸几块糖块。后来平庸每次遇到杨琳琳,不管是在什么地方,他都会很友好的咧开小嘴巴子,朝着杨琳琳发自心底地笑一笑。

杨老臭他们家里的那个大,每天早上都提溜着一个饭盒子赶公交车上班去,天天到了很晚的时候才回家。她长得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平庸现在也说不清楚了,他只模模糊糊地还记得那个大女人的个头不算矮,双眼皮,两个大眼睛,黑黑的,整天板着一个蜡黄脸,给人的感觉冷冰冰的,就好像是个公安局里面穿着便装的大干部,挺威严的。

文文长得和她差不多,一张蜡黄瓜子脸,两个大眼睛黑黑的,一头黄头发,细高挑的身材,比平庸还稍微高了那么一点点,和平庸一样瘦巴、清秀。

文文一天到晚轻易的让人家看不见她的一个笑脸。不过,她开心的时候,一笑起来也还算是挺恬静的。

文文不喜欢随便和人家讲话,就是偶尔和北京军海医院癫痫在线谁说上几句什么话,也是细声慢语的,活像个蚊子哼哼似的。脾气烈,性子急,耳朵不好使的人和她说话,准能让她给急躁得一头碰到南墙上。

文文的胆子小的很,她连蜻蜓、蛐蛐都不敢抓,还害怕毛毛虫。就是让她老远看见一个小老鼠,都会吓得她捂住脸,双脚跺地的乱叫唤。

文文虽然不怎么惹人讨厌,起初也并不讨平庸这个调皮鬼的喜欢。平庸和文文很少在一块儿玩耍,就是偶尔在一起玩也玩不到一块去,俩人只要是在一起玩一会儿,平庸不是把文文给捉弄哭了,就是把文文给气得跑回家里去了。

近段时间,平庸和文文的关系比以前近了许多,其主要原因当然就是文文她们家里收藏起来的那些小人书。在文文家里偷偷的看小人书,那段时间几乎已经成了平庸和文文最最保密的那么一件事情了。

文文看起来挺老实的,其实可固执了。她们家里收藏起来的小人书,她是从来都不兴给别人看的,她能给平庸看她们家里的小人书,平庸的面子也就是最大的了。

刚开始那几天,平庸总是试着要想借回家几本小人书去看,他和文文拐弯抹角地流露出了的意思之后,文文当时不但不同意不说,还直截了当地告诫平庸:“如果你让别人知道了到我们家里来看小人书的话,那你以后就也别想在我们家里再到看一本小人书了。”

平庸当时没敢吱声,为了那些好看的小人书,他只好忍气吞声的天天下了学就跟着文文的屁股后头,偷偷摸摸地溜到她们家里,放下书包就赶紧躲藏到一间小屋子里去看小人书。

平庸最喜欢看的小人书是《水浒传》、《三国演义》,《西》和《聊斋》。大革命期间,中国大陆好像是除了八个样板戏小人书之外,其余的小人书几乎都是有流毒的书。看一些有流毒的书,平庸的胆子就算不小了,他哪里还敢和谁去交流什么读书,何况他也知道,如果要是真的让别人知道了他在文文家里偷看这些有流毒的小人书,那他很有可能就会被公安局的侦察员给抓起来,送进监狱里去坐牢房的。

文文家里收藏起来的那些小人书,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让平庸全都给翻看了一个遍,他还没有来得及消化那些小人书,就开始偷偷地看起文文她们家里收藏的大字书了,他看的头一本大书,自今他还记得,那就是搞封建迷信活动的大毒书,《济公传》。

平庸虽然并不清楚整天笑咪咪的杨老臭那段时间究竟是犯了什么王法,可他的直觉知道他,杨老臭已经是个犯了什么罪的罪人了,因为人家不让他去上班了,他几乎每天早上、晚上都在院子里打太极拳,白天就坐在他们家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抱着一本大书看,都挺长时间了,平庸也没看见过杨老臭走出他们家的那个铁栏杆大门。

那天刚一过了中午,杨老臭他们家就被一些红卫兵给抄了家,他们家里的那些小人书、大字书和一些画、石头等等东西,都被那些穿着黄军装的红卫兵像装垃圾是的给堆到一辆汽车上,杨老臭也被那些红卫兵像捉小鸡似的,从他们家里给拽到了大街上去批斗。

一个瘦高个子大姑娘红卫兵拿着喇叭筒子,向围观他们的观众们大声地宣讲:“广大的革命同志们,这个杨老臭是个历史反革命分子,是个非常嚣张的保皇派,是个资产阶级的臭知识分子,是个封建主义、官僚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牛鬼蛇神,是个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同时,他还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秦香莲。当年,他抛弃了双手沾满牛屎的革命的女儿,娶了一个上海大资本家的千金小姐做小老婆,他是个破鞋,他罪该万死,死有余辜。我们要牢记阶级苦,不忘阶级恨,我们要把他坚决批倒、批臭!我们要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那些勇敢无私、情绪激昂的红卫兵,一个个都愤怒得脸色发青,把杨老臭的脖子上挂了一个打倒、批臭历史反革命分子字样的木头牌子,同时还在牌子上挂了两只黑色的破球鞋和一双烂袜子,给杨老臭的脑袋上戴了一顶高高的,牛皮纸制作成的尖帽子。

红卫兵们在大街上批斗完杨老臭之后,就连踢带打的把杨老臭给五花大绑地抓走了。临走之前,那些红卫兵都紧紧的握着革命的铁拳,站在那儿不断的举起自己的右胳膊,领着一些前来观看批斗杨老臭的革命群众高呼革命口号:“坚决打倒封资修!坚决保卫党中央!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伟大的、光荣的、正癫痫大发作首选药物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雄赳赳,气昂昂的红卫兵们,高呼完这些革命口号之后,就一路走着,一路上唱起了革命歌曲:“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暴烈的行动。”

平庸、小五和哑巴并肩地站在人群里凑热闹,平庸听见身后的秦大妈跟几个大人嘁嘁喳喳的说,这个杨老臭看着挺老实的,其实是一个挺有本事的男人,一肚子的学问,文文她妈妈嫁给杨老臭的那个时候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呐。这个资本家的千金大小姐,今天上午在班上工作的时候,就被这些造反有理的红卫兵给拽着头发拽出了工厂,给关进北山那一片牛棚里去了,等等一些话。

小五站在平庸的左边,他用手轻轻地触了触平庸的腰,小声地说:“哎,平庸,你不,这些红卫兵如果一个一个的跟杨老臭单挑,他们谁也不是杨老臭的对手。”

平庸转头看了小五一眼,很地说:“那当然啦,杨老臭的武功多高啦,就算是这些红卫兵两个两个的轮流跟杨老臭打,他们也打不过杨老臭,杨老臭多厉害啦。可现在不行啦,这红卫兵太多了,杨老臭不敢还手了,没办法,只能让他们批斗了,他想跑都跑不了啦。”

大街上批斗杨老臭的场面很激烈,很热闹,吓的文文浑身乱哆嗦,双手紧紧地抱着脑袋蹲在哑巴他们家左边的墙角里。左邻右舍的邻居们,谁都装着看不见文文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蹲在那儿哭,没有一个人敢挺身上前去哄哄这个可怜巴巴的小姑娘。

红卫兵们都走光了之后,平庸的奶奶这才颠颠地跑上前去把这个已经哭成了小泪人似的文文搂到了怀里,平庸他奶奶站在那儿东张西望的看了好大一会儿,这才慌里慌张地领着哭哭啼啼的文文溜进了他们家里。

杨老臭他们夫妻俩被抓起来之后,平庸的奶奶时不时的就好悄悄地喊着文文到家里来吃顿中午饭。隔壁的刘大娘,后一排房的张大婶,也好偷偷摸摸地喊着文文到她们家里去吃顿中午饭。

文文她妈妈被抓走了之后,文文反倒成了平庸他们这一片邻居们的香饽饽了,特别是那些没有什么阶级觉悟的家庭,她们几乎是格外地都喜欢文文这个黄毛丫头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壁,平庸到文文家去看小人书的事情,没过多久,小五就从平庸的嘴里知道了。聪明的小五没有出卖平庸,那几天他整天满嘴里文文姐姐长,文文姐姐短的讨好文文,没几天文文就和平庸商议着说让小五跟平庸一起到她家里去看小人书,装作没事人的平庸当然很高兴了。

那个星期天的上午,小五跑到平庸的家里把平庸给喊了出来,告诉平庸王野和二头都有小人书啦,还想当然地说,王野和二头的那些小人书都是文文家里的。

平庸看着小五,是信非信地说:“王野和二头跟咱们不对付呀,你是怎么知道他俩有小人书的?还是文文家的?”

小五有点急眼了,不高兴地说:“你看你这个人,怎么连我也不相信啦。我告诉你吧,今天早上我看见王野拿着他的空书包和二头鬼头鬼脑地往一中的方向跑去,我就远远地,悄悄地跟踪在他们俩的身后头,想看看他们俩要干什么。他们俩跑到一中食堂的墙后面,翻墙进去了,我就藏在一棵大树后面,过了一大会儿,他们俩翻墙出来了,我老远地就看见了王野背着的空书包成了鼓囊囊的了,我寻思着,他们俩这是偷的什么东西?等他们俩走远了,我就翻墙进去一查看,原来他们俩从食堂的后窗户爬进屋里偷了一书包小人书。我告诉你吧,那个屋里有好多小人书,大字书就更多了,要比杨老臭他们家里的书多的多了,满屋子里都是各种各样的书。”

平庸有些惊讶地看着小五说:“看不出来,你都成了侦察员杨子荣了。怎么着,你是不是也想去偷书呀!”

小五翻腾了平庸一眼,不满地说:“你这话说的可不咋地。王野和二头他们俩是偷,咱们去不算是偷,是拿回来。那满屋子里的书,肯定有文文家里的。文文家里的那些书都让那些可恶的红卫兵给抢走的,咱们现在去替文文拿回来一些,这怎么能叫是偷呢。”

平庸歪着脑袋看了看一脸正气陕西中际脑病医院怎么走的小五,寻思了寻思,说:“你说的也对呀!是那些红卫兵先到文文家里来抢书的,咱俩现在去替文文拿回来一些,是做好事。对吧?走,咱俩现在就去拿书。你等我一会儿,我回家去拿书包去。”

小五冲着平庸武断地说:“别动,拿什么书包啊,你等着,我回家去拿两条麻袋来,要去拿,咱俩就多拿一些。”

小五说完,转身就往他家跑去。平庸看着小五的背影,心里寻思着,这个家伙除了跟别人打架有点笨之外,其余的是越来越厉害了,比我的心眼都来的快,比我的脑子都好使,比我都有主意了。

平庸站在他家院子大门口这么寻思着小五的时候,小五一只手拿着一条麻袋,一只手拿着一条大粗绳子,哑巴一只手拿着一条麻袋和一条大粗绳子,一只手拉着小滑冰车跑了过来。

平庸疑惑不解地问小五:“你和哑巴拿这么粗的绳子干什么用?怎么还拉着滑冰车?”

小五说:“你别问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什么事情听我的准没错。咱们赶快走吧。”

平庸心里挺奇怪的,可他没再说什么,便跟小五和哑巴一路跑着来到了一中食堂的围墙后边,三人翻墙进去,小五打开窗户,把两条麻袋和两根细麻绳扔进了屋里,站在窗户前,一本正经地跟平庸说:“你和哑巴从这个窗户口钻进屋里去装小人书,我在窗户外面们俩,你们俩装完小人书,把麻袋口系结实一些,然后一袋一袋地从窗户口里送出来,我在这里接着,你俩出来之后,就翻出墙去,在墙那边等着我,我用绳子拦腰系住麻袋,把绳子的另一头扔,我让你们俩拽,你们俩就使劲地拽,我在墙这边就使劲地往上抬,把两麻袋小人书拽过墙去之后摞到滑冰车上,咱们就回家了。”

平庸言听计从地点点头,就和哑巴从窗户口里钻进了屋里。屋里到处都是小人书和大字书,哑巴看见小人书兴奋的不得了,双手比划着,嘴里啊啊地叫唤了起来,他这一叫唤不要紧,吓的窗户外面的小五连忙用嘴嘘嘘地制止他,吓的平庸连忙用一只手拽住哑巴的一只手,用另一只手使劲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哑巴看着平庸,愣了一下神,马上就明白了平庸的意思,咧开嘴朝着平庸笑了笑,蹲下身子就往麻袋里装小人书,很快地他就装满了一麻袋小人书,用细麻绳系紧了麻袋口,把麻袋拽到了窗户跟前,抱起麻袋放到窗户口上,小五连忙就把麻袋拽了下去。

平庸蹲下身子装满了一麻袋大字书,也用细麻绳系紧了麻袋口,把麻袋拽到了窗户跟前,让哑巴抱起麻袋放到窗户口上,小五又连忙把麻袋拽了下去。

平庸和哑巴钻出窗户口,平庸骑在墙头上,哑巴翻过墙去,小五用粗麻绳拦腰系紧麻袋,一条粗麻绳系紧一条麻袋,将两条粗麻绳一先一后地扔到了墙外面,墙里面的小五,墙头上的平庸,墙外面的哑巴一起用力把两麻袋书弄了出去。

三人嘻嘻哈哈地用滑冰车拉着两麻袋书来到了文文的家门口,平庸把文文喊了出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地告诉了文文,吓的文文摇着头,摆着双手,说什么也不要这两麻袋书。

小五看文文不要这两麻袋书,心里直乐,寻思着,这一麻袋小人书可比王野和二头的小人书多多了,你不要正好,最好平庸也别要,我要。

平庸知道文文的性格,她说不要那就是真的不要了,在说什么也没用,他站在那儿犯难了,心里寻思着,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担惊受怕地把两麻袋书给她弄回来了,她却不要,这事可怎么办啊?

哑巴看看平庸,看看小五,看看文文,明白了文文的意思,顿时高兴的不得了,他朝着文文竖起右手的大拇指晃了几晃,朝着平庸和小五啊啊地叫唤了几声,用双手比划了比划,转身就从滑冰车上把那一麻袋大字书搬到了文文家的大门口,回过身子,拉起滑冰车的绳子,一蹦一跳地就往他们家里跑去了。

小五一看哑巴拉着滑冰车往家里跑去了,一下子就急红眼了,冲着平庸说:“那一麻袋大字书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管了。”

小五说完就转过身子追哑巴去了,他一边跑着,一边喊叫着:“你等等我,等等我,咱俩一人一半,一人一半。”

平庸看着哑巴和小五跑的没影了,就扭过头来看着文文说:“这一麻袋大字书怎么办呢?”

文文淡淡地说:“江西癫痫病医院在哪里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反正我是不要。”

平庸说:“要,我是想要,可我害怕我奶奶骂我,害怕我爸爸揍我。要不这样吧,文文,你帮我把这个麻袋抬到我家去,跟我奶奶说,你不要了,送给我了,怎么样?”

文文说:“你这不是让我骗你奶奶吗,撒谎的事情我可不干。”

平庸说:“那可怎么办啊?我不想给小五了,又不能送回去了。”

文文说:“你绝对不能自己送回去,如果你送回去的时候让他们那些红卫兵给逮住了,他们会揍死你的。要不我就帮你跟你奶奶撒一次谎吧,咱俩现在就把这一麻袋书抬到你家去,反正你现在也喜欢看大字书了。”

平庸高兴地说:“好啊!文文,你真够意思。我现在就是喜欢看大字书了,以后我天天都能在家里看大字书了。”

文文说的话,平庸的奶奶信以为真,她害怕这一麻袋书给他们家里惹来什么大麻烦,就一本一本替平庸藏到了他们家的炕琴柜里,平庸看完一本书就把这本书放进炕琴柜里,从炕琴柜里再拿出一本书来看。那段时间,平庸这个小嘎杂子放了学回到家里就看书,那些大字书里有许多许多的字,平庸都不认识,可他学会了一种认识生字的窍门,那就是每个生字,他不念左边就念右边,不念上边就念下边,如果上下左右的字都不认识,他就前后连贯着读,琢磨书里的意思来取乐。

平庸从小就特别好奇,平时越是听人家说什么书籍有流毒,老师越是不让他们看什么书,他就越是想偷偷地找来看看不可。他们家炕琴柜里藏的的那些大字书,除了胡适、梁实秋、郁达夫和徐志摩他们那一些著名的资产阶级分子的书之外,还有《三言二拍》、《金瓶梅》、《道德经》等等一些古代的书籍。那些大字书里,还有些外国人写的大书。《钢铁是怎么炼成的》,高尔基的自传三部曲,《》、《在人间》、《我的大学》,果、巴尔扎克、托尔斯泰,福楼拜、司汤达等等外国人写的书,比中国人写的那一些大书还能够吸引平庸的。

平庸自小就种上了一些外国人的流毒,而且他的流毒种的还不浅。尤其是歌德的那本《少年维特之烦恼》和小仲马的《茶花女》那两本,还有就是司汤达的那本《红与黑》,几乎是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平庸多半辈子的情和。

那些年来,平庸是逮着什么书就读什么书,反正是看完一本算一本,直到多年以后,他才学会了有选择性的读书。那个时侯读书,平庸就好像是一些不认识字的老头子和老太婆,闲着没事干,傻呆呆的拿着马扎子,呆呵呵地坐在街头上,看着听着说书唱戏的艺人来娱乐。

平庸读书是读书,可他从来都不会细嚼慢咽的读书,那个时侯他是贪多嚼不烂,就更谈不上读了书之后再用心去深思细想,咀嚼什么社会,思考什么的大问题了。

平庸读《红楼》的时候,读到贾宝玉和袭人初试云雨的那一章节,他弄不明白贾宝玉和袭人在床上的被窝里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事情。尽管他心里模模糊糊地感觉着贾宝玉和袭人赤身裸体的在床上初试云雨,一定不会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可他又不好意思去找什么人来问问这个初试云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好多年过去了,平庸也没有解除心里的这个疑团。他把贾宝玉和袭人初试云雨的疑问一直憋闷在自己的心里,一直等到他自己洞房花烛的时候,他方才算是懂得了初试云雨原来还是这么一件有情趣的事情。

这些年来,平庸究竟读了多少本书籍,看了多少部古今中外的小说,看了多少篇古今中外的,看了多少首古今中外的,他自己数也数不清楚了,反正是他就连所写的那些剧本都给看了一个遍。

平庸家里书房里的书,现在已经有几千册了,他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生思想,没有什么社会魂魄的老书虫子。他活了大半辈子,为人处世,说话办事,依然还是这么用事,依然还是这么食古不化,依然还是这么疯疯癫癫地让人们讨厌。他的情商、智商,几乎是还停留在十八九岁,他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大男孩子。

在这个千奇百怪、尔虞我诈、乱七八糟的人世间里,平庸唯一值得庆幸和骄傲的事情,那就是上帝送给了他一个从心里面爱恋他、心疼他、无怨、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的圣母——张慧娘。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感悟爱_散文网

下一篇:雨景图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